統計

Content View Hits : 546605
頭痛--生活中難以擺脫的緊箍咒
陳俊峰醫師專區 - 穴位注射
週六, 05 六月 2010 14:04

在所有頭痛類型當中,緊張型(緊縮型)頭痛的人口佔最大宗,然後是偏頭痛(血管型頭痛)。而罹患緊張型頭痛的人,有四分之一會發作血管型偏頭痛,血管型偏頭痛患者也容易發生緊張型頭痛;簡單的說,有頭痛毛病的人,兩種類型頭痛都可能交互發作。

 

 

 

【病例】緊張型(緊縮型)頭痛

L先生多年前偶爾會感到頭痛,他起初沒有在意,心想這年頭,誰能不頭痛呢?而且自己的疼痛並不嚴重,有時不過是沉沉的、不太舒服而已,如果真的影響到工作,只要隨手向同事拿一、兩顆止痛藥吞下去,很快又生龍活虎。

然而,就在不知不覺間,頭痛發作的頻率越來越密集,他也不好意思再服「伸手牌」止痛藥,於是自己到藥房去買。買到後來,連藥房老闆都當他是「熟客」。不過,他逐漸發覺止痛藥的效果怎麼愈來愈差,以前一次吃一顆就好,後來必須一次吞兩顆,但是藥效卻愈來愈短,逼得他短短幾小時就必須吃一回。結果常常一個不小心,就吞下超出說明書所標示的單日最高安全劑量。

只是內服已經不能鎮痛,他只好改到診所去注射止痛劑。然後,連注射的效果都不理想,他開始害怕了。

醫師後來建議他改服鎮定劑,服用鎮定劑之後,效果出奇的好,他以為找到了頭痛的解藥,高興得不得了。但是好景不常,他作夢也沒想到,吃鎮定劑原來也會上癮,他現在不能一天不吃,否則就會痛到生不如死。

L先生後來輾轉到我的診所,我研判他嚴重的緊張型頭痛是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的標準適應症,所以開始為他進行療程。而在治療過程中,我也輔導他漸漸停用鎮定劑。雖然過程中因為藥物的反彈而加重頭痛症狀,還好有星狀神經節阻斷治療的「加持」,讓他的病情一次比一次減輕,終於擺脫多年來對止痛藥和鎮定劑的依賴。

 

【病例】重度緊張型(緊縮型)頭痛

H同學是一名國中二年級生,一回,和同學打完球以後,幾個小夥子閒來無事,想不出什麼新把戲消遣時間,就玩起了比賽誰的肺活量最大,方法是看誰憋氣最久。憋著憋著,H同學竟然失去意識,直挺挺的往後癱倒,碰的一聲,後腦杓直接著地。從此以後,他便不停鬧激烈頭痛,他的父母深怕孩子腦出血,急得帶他到大醫院做精密檢查,然而,即使是核磁共振,也看不出任何腦部出血或異常跡象。

雖然看似沒有異常,孩子的頭仍照痛不誤,到後來嚴重到必須住院。住院期間,免不了又做了各項檢驗,但終究毫無所獲,只能靠止痛藥勉強度日。H同學的父母感到茫然無助,天真的孩子也因為一時無心的玩鬧,給自己惹上了這樣的災難而懊惱萬分。

 因緣際會之下,一家三口來到診所。我憑著臨床經驗,問診之後,檢查了H同學頭部周邊肌肉狀況及穴道,診斷這應該是嚴重的緊張型頭痛。在一星期三次的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治療之下,二十多次以後,一直被醫院判定為不明原因的頑固頭痛已經完全康復。

 

【醫生的話】

*溫水者青蛙式的緊張型頭痛

沒有人不頭疼,其中以緊張型頭疼最常見,而緊張型頭疼以三十至三十九歲的發生率最普遍,女性因為個性細膩,比較容易緊張,發生率又比男性高。

前幾天早上,我一覺睡醒,覺得腦子又悶又重,十分不舒服,本以為是感冒了,後來才記起了前一天晚上,做了一個攀登高山的夢。夢中沒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快活舒展,而盡是爬也爬不完的不堪負荷、怎樣也無法到達目的地的氣急敗壞。

想必是這一陣子工作壓力沉重,日有所思,夜裡才會做了一個讓自己受困的惡夢。這種緊張情緒引起的頭痛,就像孫悟空頭上所戴的緊箍咒,只要如來佛一唸咒,它便愈收愈緊,牢牢緊箍在頭上,而現實生活中,對你唸咒的就是緊張壓力。不過緊張形頭痛通常是漸進式的造成傷害,就像是「溫水者青蛙」似的,剛開始不會讓人意識到嚴重性。

 

頭痛的人很多,但除非是到十分嚴重的地步,否則很少人會認真求醫。一方面是因為坊間的止痛藥太普遍,花個幾十元就能解決;一方面也是怕被醫生認為是「小題大作」,或被人冠以軟弱、神經質、不堪重任的負面觀感。

但是,一開始即使是小小的頭痛,患者若不能去除或降低壓力來源,小病會釀成意想不到的大問題。

 

緊張型頭痛會向下牽連到頸部、肩膀,好像被水泥牢牢封住,僵直緊縮,難以動彈。疼痛的程度會逐漸加重,有時甚至持續一星期以上。發作時間常常是從早上起床便隱隱作痛,愈到下午愈嚴重。患者會被疼痛擾得心緒煩躁。

 

*你的人生很緊張嗎?

緊張型頭痛的原因五花八門,不過「緊張壓力」仍是最大原因。

緊張壓力可能來自心理上的求勝、求好,也可能是肉體上的不堪負荷。只要是身心的不愉快和過度負擔,都會形成有害健康的壓力。關於壓力的來源,我摘錄我在自己另一本著作《它治得了你--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是百病剋星》中所歸納的多項,並以插畫形式表現出來。

除此之外,長期情緒低落如憂鬱症患者,也往往有頭痛困擾。而保持同一姿勢過久造成肌肉緊張、缺乏運動以致血液循環不良、睡眠不足、作息失序、過度飢餓等,都可能是頭痛的引爆點。

其他像是生理期、懷孕、停經,或服用避孕藥等的體內賀爾蒙環境改變,也會引發頭痛。

而一部分緊張型頭痛,則為藥物引起,像是服用賀爾蒙、抗憂鬱症藥物、降血壓藥等,也有可能引起頭痛。

 

一般以為緊張型頭痛必定是肌肉緊張引起,不過研究人員以先進科學測量儀器測量,未能發現此類型病人頭部周邊肌肉有特別僵硬變化,即使在頭痛發作當時,也沒有非常明顯的肌肉僵硬,因此推斷這類型頭痛和肌肉問題似乎沒有完全的因果關連。

反倒是根據研究統計,經歷過人生黑暗期、傾向負面思考或負面人生態度的人,比較容易罹患緊張型頭痛。因此懷疑是腦部的某些化學分泌物質,如腦內嗎啡、血清素等的濃度改變所引起,這和偏頭痛十分相似。

 

【病例】(血管型)偏頭痛

朋友S君,被頭痛困擾多年,每次頭痛到訪前都會預先以眼前「金光閃閃」告知,雖明知就要發作,但是他完全束手無策,只能「剉著等」。果然,幾十分鐘以後,他開始噁心嘔吐,四肢發麻,瀕臨昏死,即使開車在半路上,也要立刻想辦法停下來,設法到醫院掛急診,快快打一針,否則腦殼似乎隨時都會爆裂開來。

後來,我為他做了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,雖然時而發作,不過程度已經緩和許多,有時隱隱感到似乎就要發作,但終究「幸運逃過一劫」。就在第十次治療以後,他再沒有喊過頭痛,至今一年多了,未曾再復發。

S君的兒子,是國小二年級的壯小子。平日十分活潑好動,而且見了人一定是伯伯長阿姨短的招呼不停,非常得人喜愛。但是他也遺傳了老爸的偏頭痛毛病,一痛起來,神色立即判若兩人,甚至痛到噁心嘔吐。

 

【醫生的話】

*驚心動魄的偏頭痛

偏頭痛在發作之前常常會有預兆,像是眼冒金星、視覺產生異常影像,約莫十數分鐘至一小時不等,之後感到噁心、肚子痛、虛弱、顏面或肢體半邊發麻,還是說話口齒不清,接著就發作嚴重的頭部血管收縮性疼痛,程度一般比緊張型頭痛更劇烈,患者只要稍微移動身體,還會痛得更厲害。

頭痛發作時,患者會渴望在不見光而安靜的地方休息,若未能及時處理,如此劇烈的疼痛會持續四小時至三天左右。患者的痛苦萬狀,讓曾經在醫院見識過許多「大場面」的我,仍然深感震撼。

 

我的爸爸就罹患好幾十年偏頭痛,我的哥哥也經常偏頭痛,最初還都以為是感冒,他總是不能理解自己為何一年到頭在感冒,經我加以診斷確定,他的頭痛應是血統的證明--遺傳了老父親的頭痛宿疾。

血管型偏頭痛的痛法,就是血管一陣一陣的抽,所以才會說是血管型的頭痛。通常患者上了年紀,血管硬化以後,疼痛就會逐漸減輕終至不再發,不過,要忍到這時候,恐怕也有好幾十年的罪要受。

目前,西方醫學界對頭疼的原因有不同說法,緊張型頭疼也好,血管型偏頭痛也好,就算病人做了腦波、核磁共振等上百項檢查,通常也檢驗不任何異常。這就難怪一些人對於上醫院看頭痛,總覺得心灰意冷,因為檢查半天也找不出問題,最後就是領回一些止痛藥而已。

對於這些原因難辨的頭痛,現代醫學的標準處理仍不脫止痛劑、鎮定劑的使用。這對輕度的、急性的頭痛可以收到立即效果,但是不能有效幫助重度或長期的慢性頭痛病患,而且還要慎防病人對藥物養成依賴,與藥物毒性傷害肝腎腸胃等。

偏頭痛一發作起來,都是難以「善了」的中度到重度症,引起病人極度的痛苦,甚至臥床不起,嚴重影響到生活作息,等到這時再使用止痛藥往往已經緩不濟急。所以醫學上對偏頭痛有預防性用藥的方法。主要是長期服用乙形阻斷劑、鈣離子阻斷劑、抗憂鬱劑、抗癲癇藥物等。但是一則無法治本,二來因為頭痛的發作時間時間不定,所以不能斷藥,因為就怕萬一。這樣的預防性投藥不僅事倍功半,長期服藥對患者的健康也有不良影響。

 

*中醫學對頭痛的整體解釋

那麼,中醫又是如何看待頭痛呢?

中醫認為頭長在人體最高處,最易受風邪、暑熱等的大氣變化所傷。

另一方面,人體的經絡都會上於頭面部,氣血在此交會,其中若有哪一處經絡不通、氣血不調,就容易在頭面的相關部位此表現出來,因此從頭痛的部位也可以知道問題發生的原因。

例如,前額頭痛的患者若有口臭、口乾、容易飢餓的表現,則多半可以確定是胃火過旺引起頭痛,只要治好胃病,頭痛也會消失;痛在兩側太陽穴,問題較為複雜,可能是受風寒,可能是胃腸虛弱,或有可能是大發雷霆之後造成肝鬱氣滯,必須由醫生加以辨證,針對原因治療,頭痛便能痊癒;後腦是膀胱經所過之處,後腦疼痛也多半是風寒所致,另一種可能,則是心臟功能不佳或是用腦過度。

至於頭部外傷所留下的頭痛後遺症,常可見患者的口舌顏色偏紫,表示有血瘀的問題。

綜合中醫學對頭痛的原因判別,有助於西醫突破頭痛治療的瓶頸,能夠更有效的從根本解決頭痛的原因。

 

*「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」是進步的頭痛治療

最近,有人發表以肉毒桿菌注射來治療頑固的頭痛,醫生在患者的臉部若干肌肉注射極少量的肉毒桿菌,用以阻斷疼痛的神經傳導,達到止痛的作用。其注射時效大約能維持三個月左右。

其實,以神經阻斷方式消除疼痛,早於四十年就已經在日本普及。這種「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」,不僅是阻斷神經對疼痛的傳導而已,它在阻斷緊張神經的過度亢奮時,能促使將近兩倍的血流量進入腦部,使大腦做必要的調節與組織修復,因此對人體的神經系統、免疫系統、內分泌系統都能發揮穩定與調節功能的作用,而這三大系統正好都和頭痛的發生密切相關,所以「星狀神經節阻斷療法」對各種頭痛(出血性頭痛除外)均能發揮根本的治療效果,也是我目前所知,完全滿足中西醫對頭痛治療所有必須條件的唯一方法。